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三日游 > 旅游资讯 > 正文

十大反差!全面看清庐山海会寺“强拆真面目”

发布日期:2016/10/25 8:17:21 浏览:2731

庐山三日游,十大反差!全面看清庐山海会寺“强拆真面目” 不识庐山真面目、庐山真面目、不识庐山真面目的哲理、不识庐山真面目的意思。

的是市佛教协会会长、九江能仁寺(前)方丈,依然丝毫不关海会寺本寺的住持、常住任何事。公文还称:“待宗教界设计的规划方案完成后”云云,一番尊重宗教界意见的“正确姿态”。“尊重宗教界的意见”这个幌子之下,试问到底是尊重了谁的意见?是尊重了竭力维护家园、维护祖庭者的意见?还是诉求不明的第三方的意见?

2016年10月19日九江统战部民宗局的《说明》,更让外界公众看到事件中,“两位僧人”背后的“一支队伍”,还在持续扩张。

四、舆情危机公关:从“个人网文”到“官方转载”的大反差

“庐山海会寺事件”被公众获悉并被媒体跟进,对于涉事法师、涉事公务员,以及地方佛协、地方民宗局、地方政府来说,都算是一个巨大的舆情危机和形象危机。大众看到,官方对该事件的回应,从天涯网友的匿名发帖,慢慢升级到借助寺院微信号、九江市佛协微信号、佛协微信号和官网来转载情况说明,一直到九江市统战部和民宗局发文,试图对外持续进行施压,并将事件的牵涉范畴持续扩大。目前官方口吻的回应文章共计有3篇,共计进行了7次转载.

表:“庐山海会寺事件”官方回应统计

庐山三日游

此外,另有貌似熟知普钰法师是某护法法师“晚辈同门师弟”(文中字样)的人士,注册微信个人账户发过一些洗白文字,文笔错乱,逻辑不清,甚至把庐山海会寺事件硬往所谓“境外势力”上扯,行文粗陋不值一驳。

目前,“官方转载”表达的是机构的集体意见、还是涉事者普钰(行空)法师等的个人意见,尚不明朗。但旋即各大媒体平台上就出现了为数众多的、长篇针对性的驳斥文章,包括:《驳江西佛协:庐山海会寺事件的“现实情况”究竟如何?》《评江西佛协与九江佛协“舆情危机公关”文章》《江西佛协不允许消息走漏出去吗?大众没有知情权吗?》《庐山海会寺强拆真面目,天知地知你我应知》《庐山海会寺事件升级:如何解读九江市统战部民宗局的“新说明”?》等等。

这些驳文不惜笔墨,条分缕析、有理有据、有礼有节地全面解读上述两篇前后矛盾、疑窦丛生的公关文章,以期为关心拆寺事件的十方大众判断事态发展提供参考。

更有意思的是,一个法源寺的微信号“佛教文化遗产”还在2016年10月15号,即“庐山海会寺事件”正当焦灼之际,连发了5个关于各地海会寺的帖子,包括海会寺、海会寺、海会寺、安徽太湖海会寺以及庐山海会寺。拙劣的弦外之音让佛教四众一时哗然——

“其他海会寺都发展的很好,该招人的招人,该卖腐乳的卖腐乳,该重修的重修,就庐山海会寺还是‘鲜活的废墟’,拉后腿!”

庐山三日游

图:2016年10月15号普钰法师(行空法师)常在的法源寺的微信号“佛教文化遗产”连发了5篇关于各地法源寺的文章,称庐山海会寺为“鲜活的废墟”。

更值得关注的是,媒体针对“普钰法师”“行空法师”“九江佛协”的负面报道在被陆续删稿。背后是否有人为操作因素尚不得而知。

庐山三日游

庐山三日游

庐山三日游

图:媒体针对“普钰法师”“行空法师”“九江佛协”的负面报道在被陆续删稿。

五、“天地可鉴”与“封锁消息”之间的大反差

普钰法师以九江佛协名义发布并进行多方转载的《关于海会寺现实情况的介绍》称:“海会寺的建设将天地可鉴”,并承诺“庐山以前没有侵占寺院开发旅游的行为,今后更不可能出现‘景区圈地,官商勾结,破坏文化文物’的现象。”九江统战部的《说明》也在承诺要“修旧如旧、修旧如故”,把海会寺打造成海会寺打造“功能齐全的佛教禅宗文化胜地”云云。

然而外界大众实际看到的是不断披露和批驳的新闻报道,集中展现了所有官方回应中避重就轻、以强调细节来转移公众注意力的舆情公关技巧:

称海会寺恢复重建是“众望所归”,避谈“恢复重建的实际执行者”;口头罗列“海会寺移交”的文件齐全和程序正义,迟迟不将“相关协议”公开示众;亦大谈文物保护,借题转移公众注意力,更忽视文物之上凝聚的宗教功能与信仰情感;详细刻画老法师“一切安好”,无法解释当事人的真实体验截然不同;口头承诺海会寺合理大气的打造蓝图,不公布具体拆改规划或思路,避谈政、商、教三者间的具体分工合作,等等。

10月18日九江统战部所发的《说明》称:“目前怎么还没有安置女众的别院,是因为海会寺的恢复重建还处于规划之中,有待一步步实施。”事实上,未来“海会寺的恢复重建规划”究竟如何,几乎是此次事件中最受大众瞩目的核心关键问题。具体拆改规划或思路,政、商、教三者间的具体分工合作——外界公众不依不饶、迫切欲知的正是这点。

而规划思路尚未达到能说清楚的地步,就启动住持更迭、驱赶尼众、推平寺内土地、拉开施工架势,如何能说得通?此一桥段,断然不止口头敷衍、空头支票即可避过,有关部门务须郑重关注、尽早公示。

庐山三日游

图:海会寺的历史与未来:苍松·古寺·人心可鉴

众多揭批文章,不但论证了海会寺的现状绝非“天地可鉴”,更披露出——“为了封锁海会寺被强拆的事实资料,官方开始严格审查每一个经过海会寺的游客,怀疑每一个路过海会寺的人是曝光者”“为此,不但在海会寺内安装了摄像头监控尼师们,还把海会寺封锁起来,不让信徒和游客去接近老师父,还不停地派人监控老法师,这一切都使宁详常年禅坐修行的海会寺陷入一片谍战片里才有的紧张氛围之中。”

官方“不许走漏消息”和民间“近况不断更新”之间,更是一个巨大的反差。封锁消息非但没有阻挡事态的进一步发酵,反而更有进一步的新消息源源不断地披露给外界。甚至“新走漏的消息”称:“凡是被普钰法师抓到的人(指近期到寺内并把寺内情况走漏了的人),只要他们本人在九江当地工作,政府都会追到他们单位去。”另有消息称,因为怀疑老住持身边唯一未被遣散的弟子也参与了走漏消息,她的身份证被官方收走了。”所谓民心可鉴,没有人逼着老百姓无缘无故说官方的坏话,上述消息的表达上或许并非全然严谨,恐怕不是空穴来风。

更有甚者,据悉连日来不断有周边人士称附近大小丛林有佛事活动,希望衍意老法师前往协助参与等。海会寺事件正当焦灼与胶着之际,坚守祖庭才有转机可能,任何心存善意的人士以常理推断,都不会做出劝请老法师离开寺院的举动。个中内情,实在不忍臆测。

庐山三日游

图:海会寺内四处被上的新锁,到底想锁住什么?

六、衍意老法师“一切安好”与“白色恐怖”之间的大反差

官方各处转发的《关于海会寺现实情况的介绍》一文中,用整整一节形容了衍意老法师“一切安好”,称:“挂单师父又难奈清苦,来去如风,(衍意法师)经常无人照料,亲人日久天长疲于奔命。那个时候衍意法师没有被谁关注,现在衍意法师移住新楼,有衣单费,有人照顾生活起居,反被说成受胁迫,甚至有被赶出寺院的危险”。

而真正拥戴衍意老法师的一方却有一番截然不同的描述,表示衍意法师性格坚毅、行持严谨,身边的徒弟更是一个比一个孝顺。所谓“现在衍意法师移住新楼”,实际上是住进了老法师自己前些年在寺内兴建的新居士楼,而传说中官方为达成协议承诺的什么“别院安养”根本不再提及。“有人照顾生活起居”据说更是吓人,实际上就是派入近前监控老法师举动的人。

海会寺事件的消息在今年10月上旬被外界知晓后,寺内四处旋即装上了实时监控。曾有人辩驳成,实时监控怎么了,公共场合里装上用来关注安全、消除安全隐患难道有错?然而我们看到,近日海会寺的殿上佛前,蜡烛竟然就插在木质的功德箱上头燃烧、直到燃尽,都不见实时监控起到丝毫作用。如此重大火灾隐患,万一把重金装置的实时监控一并烧了呢?

曾有关注事件进展的法师评论道:“普钰法师或许早已选择性地忘掉了自己海会寺住持位置的非法性,并会很快上手住持身份。于是,制造点白色恐怖,那都是家事,自我感觉或许是顺理成章,合情合理。”

庐山三日游

图:庐山海会寺原常住大多被遣散,拆寺纠纷让寺院照管陷入停滞状态。殿上佛前的蜡烛,被人直接放在木质功德箱上点燃焚尽,火灾隐患重大,无论是安插在寺院的监视人员,还是电子的“实时监控”,都未起到作用。

普钰法师或许早已选择性地忘掉了自己海会寺住持位置的非法性,并会很快上手住持身份。于是,制造点白色恐怖,那都是家事,自我感觉是或许是顺理成章而合情合理。

七、“尼众寺院”与“僧人来抢”的大反差

早在1990年,比丘尼衍意法师即由当地宗教部门与佛教协会正式任命为庐山海会寺住持。实际上,她在海会寺的坚守前后长达四十多年,前期曾在至善(海印)和尚修行住过的山洞驻留并修行多年,半生因缘可谓心血难书。衍意法师担任住持二十多年来,常住法师都是比丘尼师们。

客观来看,即便海会寺住持变更协议合法,普钰法师作为男众接替者,如何去兴建尼寺道场,管理尼众?这恐怕是一个极端棘手的问题。而事实上,这个问题的解决在前期已经完成了大半——大部分原来常住的比丘尼法师和信众,都已经通过各种形式被遣散,目前只剩下衍意法师与一位身边的比丘尼徒弟“滞留”寺内。

从2016年2月份那篇天涯网文的回应中,更可以看出,官方曾对两位尼师进行“思想工作”时,直接使用了庐山区海会镇派出所这样的“高规格”配置,进行迁单时,也是武红局长等坐镇,海会镇派出所出动,完成了“迁单”。外界曾有成文表示:“姑且不论武红局长使用警力干预宗教内部事务,是否已构成违法违规,单看海会寺的治安环境,就连对两位尼师做‘思想工作’都值得出动警察,那么如今八十余岁的老住持的最基本的人身安全还有没有保障?”10月18日,九江统战部的《说明》对“擅自动用警力”作了解释。

遥想2014年,江西地界上爆出过一次“行宫开发项目逼迫僧尼合住”的丑闻。根据市的规划,拆辖区内2座男众寺和1座女众寺,合建一座寺,命名“南海行宫”。僧尼合住当然不可能发生,解决之道逐步演变成2座男众寺和1座女众寺的先前常住无奈离去或被驱散,正如同前些年成为媒体热点的兴教寺事件、瑞云寺事件的性质一样——借改建、新建寺院而驱僧夺寺。僧尼混搭、驱僧夺寺这些桥段,在江西地界上不会成了传承吧?

庐山三日游

图:2016年9月20日,江西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最新旅游资讯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